像期瑞·威廉姆斯那样去交易

2019-03-21 05:37栏目:人物

  伟大的投资者和普通投资者的区别就在于他们是否对自己的交易业务有着长期的视野

  拉瑞?威廉姆斯美国著名的期货交易员,是一个“能够玩转市场交易”的人,在他看来,成为一名成功的投资者,就像是跑马拉松一样。

  我们对待市场的看法截然不同。换句话说,这世上并没有成功的必胜法。每个人都可以创造属于自己的独门秘籍。

  在这里我要跳出来告诉你,我觉得其实很多既有的策略都是臆造的。对于你口袋里的钱并不一定管用。因此,首当其冲的是需要确保教授你方法的那个人或者你所追从的那个运作系统,已经被证实是可以获利的。

  我认为投资者需要不断学习,遵循书上种种不同的方法,师从于有所作为的前人,直到你找到一个可以“自然”领悟的,甚至是自发实行的人,这一个就是能使你获益最多的人。

  在这里我想强调的是,你需要找到一双适合自己的鞋,也就是那一个你通过自己的智慧可以领悟到其中逻辑和结构的操作方法。如果穿这双鞋不适合的话,不管它的拥护者再怎样宣扬它的厉害和伟大,我都要坚持穿我自己制造的鞋走下去。因为你不能从你无法理解的知识里学到任何东西。

  这种心态就是,你不能只做短期考虑。交易就像一场战争。你能赢得战争中的每一场战役,但并不意味着这就结束了,战争仍在继续。很多时候,交易者太集中精力于下一次交易,或想马上挣钱,他们忽视了交易是一项长期的工作。

  工作的成功来源于不懈地努力和集聚的力量。伟大的投资者和普通的投资者区别就在于他们是否对自己的交易业务有着长期的视野。

  这就像跑马拉松。我跑了69次马拉松,所以我对此有一定的经验感受。想知道怎样跑完一场马拉松吗?开始的时候要跑慢一点,最理想的是,开始的13英里要比最后的13.2英里跑得更慢,我将此称为渐进式策略。长期坚持不懈地运用有效的交易原则才能赢得财富。

  我在市场已有47年。我见证了很多人进入市场,很多人离开,很多人生活毁于交易,很多人获得了超乎常人想像的巨大财富。我认识很多希望每天都能从交易中获利的人。当我告诉他们这几乎不可能的时候(有时会利好,有时会利空,而且这是一项马拉松,而不是短跑冲刺),他们大多会继续他们的想法,期待着有人告诉他们一些他们想听到的。

  财富是在坚持不懈的基础上产生的,而运气只是碰巧使交易者盈利或损失,而且很多人只是亏损却从没盈利。

  打破这种模式,像身处一场马拉松那样去进行交易,重要的是终点,而不是你现在的速度节奏。

  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就被教育要三思而后行。作为投资者,这一点也是最重要的。我很确定我有过很多亏损的交易,这是因为我太快地进入市场,而不是太晚。我也本该三思而后行的。

  这是我曾碰到的最实在的一个问题。因此,我确定,如果你是刚入门的选手,你也会遇到类似的问题。对于像我们这样的人,赚钱的吸引力远大于风险。贪婪驱使我们忘记恐惧。我们要学习看清市场走势,学会预期。这样,我们会更担心损失我们“可能”赚到的钱,而不是损失我们口袋里的钱。那是投资者情感的弱点,如果你能克服它,你就将成功。

  对我而言,最有用的一点就是做好一份备忘录以保证里面的三到四个元素是成功交易所共有的。如果市场出现的一些元素没在备忘录中,那我就不进行交易。用备忘录就是为了确保我并不是自杀性的投资者。这使我的激情退却并可以很好的用我的交易策略。

  这跟打猎有点类似。你要想成功捕获猎物的话有三个步骤:第一深呼吸;第二瞄准;第三扣动扳机。你不能跳着来,这跟交易是一样的。

  想做一名成功的投资者吗?这可能像生活本身那么简单,我从不知道我可以从交易中学会生活之道。交易和生活一样可以教会你许多。

  举例来说,你只能从生活中获得你之前所投入的东西,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这是自然生存的法则。交易也是一样。

  在进行了一系列的交易之后,真的会出现很多令人反感的事。就像生活一样,在经历了一段美好时光后,总有那么些个令人讨厌的人会出现在你生活中。我认为生活中最美好的时光通常是跟随在你最无法想像的糟糕之后的。

  这还并不能算是经验教训。真正的经验教训是一个周期,循环往复。千万不要在失落的时候过度消极,在赢得交易时又太过兴奋,找好一个情绪的平衡点。如果要我面对所有做错了的交易,那我的心情必然低到零点,我也将不能继续做我的交易。在生活中,我学会了不要短期的关注低落,一切都会过去,我的任务就是学会忍耐。

  生活经验和市场经验将有助于我们成为更棒的投资者。但是,你需要经过多少实践才能达到这一步呢?交易教会我要对市场趋势多做关注,与市场进行交流,做起来的线.抛掉我之前认为市场“应该”怎样的观点,就像对话一样——聆听,而不是假设你认为别人会说些什么。

  2.坐远四五尺再来看屏幕上的图表和指标想告诉我们的内容。就在那屏幕上,有所有我想要的资料但是我却还没看到,我不得不继续“寻找”。■(文/孟建,根据公开资料编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