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瑞·威廉姆斯:“超短线之父”的传

2019-03-21 05:38栏目:人物

  现在公众号有置顶功能了,大家把微信更新到最新版本,点开“股票大作手”公众号。点“置顶公众号”键,就可以置顶了,这样。不管我们什么时候更新,您都能容易找到。

  拉瑞·威廉姆斯,当今美国著名的期货交易员、作家、专栏编辑和资产管理经纪。他是罗宾斯杯期货交易冠军赛的总冠军。在不到十二个月的时间里使1万美金变成了110万美金。他就职于美国国家期货协会理事会,并曾在蒙大拿州两次竞选国会议员。在过去的25年里,他是始终被公众追随的优秀投资顾问之一。今天我们就来讲下威廉姆斯的上海实战历程。

  提到拉瑞·威廉姆斯,你可能不知道他是谁。但技术分析的投资者不可能不知道威廉指标,拉瑞·威廉姆斯就是威廉指标的创始人。

  2001年4月16日晚上,在上海虹桥仲盛金融中心的大程咨询公司的一间办公室里,威廉姆斯实盘交易了美国标准普尔500指数,并且在小范围内允许别人观战.

  身为大师者,自然免不了要讲些投资的道道。威廉姆斯亦是如此。接上了互联网,看了行情,威廉姆斯并不急于下单,而是向在座各位解说其用来交易的一套名为“摇钱树”的软件。威廉姆斯称,这是他35年的“功力”,也是他在期货市场上屡创佳绩的法宝。“那只能在小范围交流,知道的人多了,也赚不到钱了”,在座的一人说道。当威廉姆斯听懂这句话后,也不禁点头称是。

  由于是周一,又经过两天的休市,威廉姆斯说现在市场积聚的能量已经很大了。根据他的经验,周一头半个小时的行情走势对于掌握当天的买卖方向至关重要。

  当然,为了让在座各位见识威廉姆斯交易完整过程,即买单和出单,他这次要做的是当天完成的短线交易,当然这也是他的绝招。在这方面,他还曾写一本《短线交易秘诀》的书。

  威廉姆斯说,根据多年的经验和研究,如果周一跳空开盘并在第一个半小时向上突破,那么当天基本上以做多为主,反之亦然。 等他解释完基本的交易原则,纽约市场已经开盘半个小时了,行情显示标准普尔500指数上涨。看来,今日要以做多为主。 在座的人都等着他下单。威廉姆斯还是不紧不慢地跟大伙说起了这个市场:“今天的行情很微妙,道琼斯指数在涨,纳斯达克还是在跌,而且经过昨天复活节的休市,标准普尔指数可能也会走得怪一点”。

  行情经过“摇钱树”的解析,上面增添了几条线分钟最低价的平均线,红线则是最高价的平均线。威廉姆斯说,这两条线是他重要的买卖参考指标。“当然,这两条趋势线会随时变化的,买卖点也要相应调整”,威廉姆斯似乎有些担心周围的人过于机械的理解他的“法宝”。

  21:50,标准普尔指数慢慢接近了威廉姆斯既定的买入点。这时,威廉姆斯准备给他的经纪人挂个越洋电话准备下单。但这时电话却出了点故障。眼看着买入点越来越近,电话却打不出去,周围的人都有些焦急,生怕错过了这个交易机会。

  经过一阵手忙脚乱之后,22:10,电话终于通了。而标准普尔指数也恰好停留在略微高出既定买入点位置。 挂了电话,威廉姆斯宣布,他已经通知经纪人在1187点的位置买了5个标准普尔指数期货合约,占用了他五分之一左右的仓位,该仓位起始资金是100万美元。同时在1183点设立了止损指令,“如果我判断错误,那么今天晚上我将损失2200美元”,威廉补充说。

  下单结束,威廉姆斯显得很轻松。其余的人倒是很紧张地关注着行情。因为用威廉姆斯的话来讲,这是在座的大部分人第一次实战指数期货。第一次总是会有些紧张,更何况和一个大师一起做交易呢?

  当标准普尔指数触摸到1187点又迅速回升到1188点时,周围的人禁不住催促威廉姆斯应该打个电话给他在美国的经纪人,确认一下刚才的委托是否已经成交。

  得到确认后,其余的人也开始轻松起来。威廉姆斯甚至提议去喝杯咖啡,当然大多数人还是紧盯着行情,琢磨着大师的那些指标。

  似乎为了缓解一下略微显得有些紧张的气氛,威廉姆斯玩起了小魔术。“一、二、三”,刚才在他手中的一支笔突然不翼而飞,再仔细一看,他的耳后多了一支笔。威廉姆斯说,做交易其实跟变魔术很像的。当喊“一”的时候,笔在那里,“二”的时候,笔也会在那里,但到了“三”,笔就不见了。市场亦是如此。第一次,第二次你赚钱了,并不说明第三次你还会赚钱。“做交易最忌贪婪”,威廉姆斯说一天他最多只做两次交易,即使出现第三次买入机会,他也会放弃。对于今天晚上来讲,他只能做现在这一笔交易,因为第一次买入机会在开市之初,解释买卖指标的时候溜走了。威廉姆斯的小把戏看得人眼花缭乱。等回过神来看行情,不免吃了一惊,因为标准普尔指数已经跌倒1184点,离1183的止损位置越来越近。再一看15分钟线的指标,实际上已经达到了止损位置。

  紧张的是别人,廉姆斯可不紧张。他说,个人不能与市场对抗,如果真的判断错误,就应该及时止损。“不过,现在还没有到止损的位置”,他解释道,由于买入的时候他参照的是30分钟的指标,因此卖出和止损也同样参照30分钟指标。

  显示标准普尔指数的那个小黑点在细碎地移动着,在场的人都紧紧盯着这个小黑点。此时,威廉姆斯本人也收敛起玩魔术时的笑容,一脸严肃地研究起行情。他一会儿看看30分钟线分钟的指标。他告诉在座的人,参数是根据经验和研究得出来的。23:00,标准普尔指数慢慢朝上走了。30分钟的红线向上走了一小段,又迅速掉头。威廉姆斯说,“今天可赚不了大钱了”。他解释说,红线和蓝线的区间实际上是他的盈利空间,红线掉头向下,说明他的盈利空间缩小。

  可能行情往上走了走,大伙又轻松了些,又向威廉姆斯讨教起交易的秘诀来。23:10,标准普尔回到了1187,即原来的买入点。在座的一些人不由得长舒一口气,似乎涨跌的是他们自己的钱。

  由于红线向下,威廉姆斯把获利点调整到1190。过了一会,威廉姆斯又一次跟他的经纪人通电线点卖出的指令。如果顺利获利了结的线美元,剔除手续费,那么利润也有3730美元之上。

  已经到了半夜,大伙儿兴致仍异常高,正好东道主准备了夜宵,大家便边吃边谈,似乎这三千多美元已经是囊中之物了。

  那一个晚上的美国市场却有些微妙。纳斯达克还在跌,一些大市值的个股,如微软、思科、雅虎、英特尔均告下跌,尽管道琼斯还有些上涨,但涨幅也时而被蚕食,时而又收回一些实地。标准普尔指数也在这微妙的关系中起起落落,大家也因此一时紧张一时舒心。

  到了凌晨两点,观战的、作战的,尽管眼睛有些红红的,但精神却依然很好。谈论投资心得,讨教投资技巧,评论市场走势。看着标准普尔指数终于慢慢向既定的获利点靠拢,大家都开始兴奋起来。

  凌晨两点,那一刻终于来临,标准普尔指数到了1190点。屋子里的人禁不住都站了起来,掌声一片。此时,威廉姆斯却没有显出兴奋的样子,他正告大家,做交易,不能太情绪化。或许在大师的眼里,交易员应时刻保持平静,保持一种理性的思维。

  但大家毕竟都掩饰不住兴奋。因为这个晚上,看到的不仅仅是大师的一次交易过程,更是看到了大师在交易时“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界。

  2001年4月16日晚,拉瑞·威廉姆斯在上海虹桥,交易美国标准普尔指数,赚3730美元。